嵇少峰:誰是壓跨P2P平臺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5-09-17 14:40:53    瀏覽:3462
新浪財經
    隨著融金所事件的進一步發展,P2P平臺面臨的?;忠淮渭て鶘緇岬墓刈?,特別刑偵的介入及“刑事拘留”那刺人的字眼更讓從業人員如履薄冰。前期監管政策收緊已讓業內大呼“監管死”,現在又出來一個“刑偵死”,那么究竟是什么將成為壓跨P2P平臺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們可以不去討論監管的尺度與法律的條文是否合理,是否有利于新生行業的發展,因為這是一個幾乎無解的話題。我們可以從當前P2P平臺運營的情況入手,通過與其它信貸機構的對比來判斷P2P的風險走向。
    中國的金融環境使得P2P剛性兌付成為平臺唯一的選擇,保本付息、零風險也是所有平臺必須的宣傳口號,這就帶來一個極其簡單的問題,這些平臺的信貸風險成本誰來消化?
    依靠強大的風控力量,使平臺項目的風險接近于零。這是平臺最理想的狀態,但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目前中國銀行業貸款不良率約為2%左右,小微企業不良率約為5%左右(含部分年度核銷數據,當然真實情況可能更不樂觀);融資擔保行業信貸項目不良率最少15%以上(無法統計,但看看當前60%以上的融資擔保公司消失的現實,就可以認可這個數據);小額信貸行業平均不良率最少20%(筆者因工作原因對小貸行業極為了解)。由于P2P平臺的平均利率水平普通高過上述三類機構,因此,從整個P2P行業看,基本是不可能零風險的。我們再看個體,一部分P2P平臺由于極強的風控能力,使其在一定范圍內可以控制風險,讓不良率為零或小于平臺收益(去除平臺運營成本的凈收益),這是有一定的可能性的。但這種平臺與上述三類機構相類似,能良好控制風險,使自已的貸款質量遠優于同行的機構數不會超過10%。不要拿大數據風控說事,目前能真正實現大數據風控的樂觀講也就一兩家。至于供應鏈風控、實物抵押、房產抵押、風險準備金等云云,還是不要多提了吧,這些招數上述三類機構玩的更好,而結果是然并卵,高息之下無風控這個真理一直普遍存在。(我的《為什么說99%P2P平臺都將死亡》一文已做過詳細分析)因此,P2P行業最少有90%以上的平臺是無法用收益覆蓋風險的,必須有買單人。
    這個買單人也無非有以下幾種。
    1、為平臺項目提供擔保的機構。當下充當P2P平臺擔保人的角色眾多,但主要為融資擔保公司、小額貸款公司等,其它如履約保險、商業保理公司及實體企業保證等方式占比相對較小從當前信貸形勢看,融資擔保公司的大面積死亡及小額貸款公司快速上升的不良率,會給P2P平臺的合作帶來兩個結果,一是其擔保代償能力急劇下降;二是這些合作機構很難為P2P平臺輸送優質的項目,多數將P2P平臺當作風險釋放的通道。因此,希望這些擔?;鉤晌低承苑縵章虻ト說南敕附牖⒛逼?,而且即使這些機構代償了風險,也就意味著合作的終結,這種合作的結果是雙輸。
    2、平臺通過業務收入消化不良帶來的損失。目前幾乎沒有幾家平臺可以贏利,大家都拼命燒錢搶流量、搶客戶,平臺運營及管理費用遠超過經營中收取的利差或服務費,這個路根本不通。只有一些業務量極小,用一個簡單軟件、極度降低運維費用的平臺有可能做到收支平衡或略有收益,但這種平臺對風控、系統安全的投入也極小,極易導致操作風險,統計上對行業整體數據也無多大影響。
    3、平臺通過自有資金消化。相當多的平臺投資人實力與背景還是很強的,投資人也比較相信平臺本身,特別是大量引進風投機構后,數千萬甚至數億的資金似乎可以支撐起平臺的代償能力。
    我們看一組數據。據網貸之家統計,截止2015年8月末全國P2P網貸行業整體成交量達974.63億元,貸款余額2,769.81億元。排名前100名的P2P平臺貸款余額為1760億元。
    再看平臺的代償潛力。排名前100名平臺的注冊資本金總額為88億元,因注冊資本金并不表示實到資金,估計真正的實到資金約為注冊的半數左右。另一個代償潛力是引進的風投資金前100名平臺近年合計引進的風險投資總額很難統計,如按其公布的大概數據加總再算上平均數,總額大約在50-100億元之間,以風投資金分批到位的習慣,實際進入資金應不超過50億元。以上兩者相加大約為100-150億元左右(可能還高估了點)。
    再來看貸款余額。我們相信貸款余額中也會存在一些水份。在這個余額中,也肯定含有各平臺已產生的歷史壞帳滾動下來無法退出的貸款。按8月末的數據測算,前100名平臺的實到注冊資金加上風投資金總額與貸款余額的比例大概為5%-8%。這就意味著如果這些平臺運營至今全部盈虧平衡沒多燒一分錢的話,其可承受的不良貸款比率約為5-8%,這個數據接近銀行的小微企業不良貸款率,遠遠低于融資擔保公司與小額貸款公司的平均不良率。這就是說,如果P2P平臺的貸款質量與銀行小微信貸質量相當,則代償的損失會將其所有實到注冊資本金與風投資金耗盡。如果P2P平臺的平均不良率接近或略低于融資擔保公司與小額貸款公司的平均數據(以15%計算),這就意味著前100名P2P平臺合計需要代償的資金缺口高達150-200億元左右,占整個貸款余額的7%-10%。這個數據無法統計準確,但可以充分說明一個道理,那就是平均下來P2P平臺根本無實力代償所有的風險,這還是統計有一定規模、比較優質的前100名,全國數千家良莠不齊的平臺數據情況如何可想而知。
    通過上述3個風險化解渠道的分析,我們可以推定的是,P2P行業內搞資金池、搞項目、期限錯配是普遍的現象,因為別無他路可選,龐氏騙局是維持當下絕大多數P2P平臺持續運營的最重要基礎。這樣說或許比較殘酷,但是從現在信貸行業的真實情況看,這是一個極其容易得出的推論。實體經濟持續下行,銀行業不良貸款頻發,且規模越來越大。銀行有良好的流動性與風險處置機制支撐尚且應接不暇,而P2P幾乎一無所有,身處次級貸市場的困難程度顯而易見。
    客觀的講,相當多的金融家、實干家在P2P行業里兢兢業業、努力創新,更承擔了傳統金融體制、普惠金融革命者的責任。身處金融壓抑與市場風險的夾縫之中,努力恪守道德與法律底線的他們,相比傳統的銀行家更應獲得大家的尊重。P2P作為互金領域最具規模的、最具影響力的先鋒,我們希望整個社會,特別是監管部門、司法機關給予更多的呵護。無論是將出的監管政策,還是非法集資、集資詐騙的法律大棒,面對摸著石頭過河的互金創新者,我們還是需要多一些耐心與包容。
    心懷善念、專業敬業的平臺是不會倒下的,監管與法律也不是壓跨P2P平臺的最后一根稻草。金融的數據真實而殘酷,大量的平臺將會消失,更多的警燈也終會響起,讓金融歸于金融的本質,讓互聯網真正發揮其創新的精神,只有這樣,優秀的互金平臺才會浴火重生。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